(文字及相片版權屬:「環球天道傳基協會」)
https://goodnewshk.wordpress.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parentbloghk/




2014年3月27日 星期四

名人童年時:愛慕管教 收獲進步 ── 陳永浩博士


《三字經》有說:「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陳永浩博士擁有注重管教的父母,亦不缺嚴師。長大後,他才明白好處多多。陳媽媽管教頗嚴厲,每星期背書,標點符號也要正確。規矩明確,初時覺得有點辛苦,習慣了就好。最終給他塑造出做事有條理的習慣。陳博士也做教學工作,他說「葡萄不被壓,不會榨出酒來。」單單壓迫,效果不太好吧﹗「做完正經事,當然可以玩啦﹗」

成績差  「由得他﹗」

陳永浩博士Michael在「恆生管理學院」任助理教授,又是「明光社」的榮譽研究員。談起來知道陳媽媽也是教師,Michael喜歡教書也受她影響。教師媽媽是怎樣的?「爸爸和媽媽都很會管理我們,很會管教,但也給予我和哥哥成長空間。」這個空間對Michael來說相信是重要的,皆因小學時,他跟哥哥的成績相差太大。「我記得小學考試,他考十名內,我就臨尾十名內。我不是差到要留班,成績在下游位置。」陳媽媽管教得嚴厲一點,可以理解。不過,Michael從沒有被責罵。「成績差,罵不罵呢?媽媽話『由得他吧﹗』」「管教嚴厲但不嚴肅……『我有expectation,你不要考得太差』,又不會整天板起面。」不因成績差而被責罵,至少保護了他的自尊心。

不過作為學生,要盡量做好學生的本份。陳媽媽怎會不運用專業來幫助他呢?Michael要努力一下。「印象很深,媽媽用很多方法催谷我們。我和哥哥沒有去補習社,她用比學校更嚴謹的方法幫我們溫書。我記得溫習社(會)、科(學)、健(教),除了背書,連標點符號都要背得對。標點不對就當背錯,根本不會完全背到。」「那時有學能測驗,有天在家見到一大紙皮箱學能測驗練習;是媽媽拿回來給我和哥哥做。做完,測驗時不單知道答案,更知道出自那間出版社、那本習作、第幾題,熟到不得了﹗」做練習多了,學懂做推理題的竅門。媽媽這樣力谷,難道他沒有反抗?Michael打趣說:「不反抗,我驚無東西吃,哈哈~~﹗背書不是日日背,一星期背一次,之後可以玩。」有玩的空間,說話又不同了﹗


輕輕逼一下  也有益

「我們一定要先完成功課,背好書才能玩;印象中沒有試過玩完才做功課。我哥哥一定做到,他做完會對我說『你還沒有做完?阻著我,無得玩啊﹗』一個沒完成,兩個都不許玩。」有這條規則,間接鼓勵兩兄弟快快完成功課。Michael覺得長大後做事有條理,都是那時候培養出來的。「吃飯關電視,15分鐘就吃完。我們會傾偈,食橙時才會看電視。」「不像現時的小朋友可以慢慢吃,那時一吃完就收拾桌子,『就這麼多,不吃算數。』」如果不吃,之後肚餓怎麼辦?「無可能肚餓,根本就會搶著吃,『吃啊﹗吃啊﹗』哈哈﹗﹗」乖巧的小朋友真難得。「習慣是他們幫我們養成的,他們要幫助孩子乖巧地成長。」聽Michael的口吻沒有半點埋怨,反而聽見他說「有益」、「有幫助」。


「背標點符號時,可能覺得『離譜啊﹗』,但現在想真一點,是受用的。我記憶力算好,我做事可以全面點。記憶訓練,教導得益吧﹗做一大箱學能測驗練習,令讀書成績很普通的我,學識做推理。有練習做,就要勤力做,做好個task。習慣,就是這樣養成。」彈鋼琴的興趣,也是慢慢培養的。「媽媽教音樂,我們可以學琴。最初被逼練習,很不喜歡。但彈到某個階段,又發現幾好玩啊﹗願意練習,感覺真是不同。如果不壓迫一下,我又不會去到那個階段。」那時興起考鋼琴,但媽媽沒有逼他。「我沒有考八級,就只考七級,真是種興趣,真是玩的。」將彈鋼琴變成興趣,真能用來陶冶性情,樂無窮﹗除了彈琴,Michael也有很多活動,「我會去游泳,每個星期跟家人行山。我家樓下有滾軸溜冰場,我每星期都去玩,又玩童軍。」玩得開心,難怪Michael說「平衡了﹗」


遇上嚴師  學好東西

成長沒有太多波拆,直至他二十多歲時,才面對一次挫折。力量之源,也在媽媽。Michael修讀博士課程時不順利,「廿幾歲人要留班?﹗是不是太差勁?雖然不是特別出奇的事,做研究的人有時都要Defer,但我這樣就是太弱嘛?那天垂頭喪氣離開香港大學,沒看清巴士號碼就上車了。一上到去,竟然見到媽媽。」Michael本來可以隱瞞事實,但這麼巧合,給陳媽媽撞個正著。她問:「發生甚麼事?留班?得,無事啊﹗我們支持你,很少事呢﹗」Michael感動了﹗「那一刻真是很warm,很深刻,真是那一刻。」陳媽媽一句 「支持」,掃走了Michael的垂頭喪氣。他覺得父母不造作,他們的愛是無聲無色的,卻會感受到。「他們盡責愛我們,為我們預備得好好。起碼每天回家都無事發生,給我們安穩。我現在回家,依然很有安全感,無憂無慮。」


Michael覺得父母很聰明,不用高壓手段,只講道理。「『你要讀書,不讀入不到大學啊﹗』要做的事勉勵盡力做到,他們不說『死蠢啊﹗』」陳爸爸寡言,比陳媽媽管得嚴一點,「他沒有罵,就是做對了﹗」陳爸爸每星期帶Michael行山,關注兒子。「同哥哥爭Lego,最後他偷偷混入一些,大家都有,無衝突。」「有個淡淡的回憶,我好appreciated!爸爸做政府建築署,他會帶我們參觀新落成的政府建築物。別人不容易去到的,我都去過,最初覺得好有趣。」嚴格當中也有輕鬆,始終基於愛錫他。恩師亦嚴厲,他說「不必氣餒﹗大學遇到Professor Yu(樹王),我寫論文,他會用鉛筆、藍筆、紅筆三色筆修改,我寫一版,他寫了一版半紙意見,他有道理。差勁的師傅,只會打個問號。不知錯在那裡?但他寫出來,好到加零一。」「罵老師之前,先想想自己。老師為何要這樣逼你?不是為好玩,是為你好。既然這樣,可以試試聽教。如果老師不教你,一世都寫不到好東西。」(miu)


我已經得了祕訣,無論在任何情況之下,或是飽足,或是飢餓,或是富裕,或是缺乏,都可以知足。我靠著那加給我能力的,凡事都能作。(腓立比書4:12-13《聖經新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