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及相片版權屬:「環球天道傳基協會」)
https://goodnewshk.wordpress.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parentbloghk/




2017年3月23日 星期四

專家教細路:遊戲治療──揭示家庭關係




     著小朋友尋求遊戲治的家長們,大部都感到徬徨和無助。他們總是帶著很多問號不明白為甚麼小朋友的情緒那樣波動便大哭大、發脾氣、摔東西又或是出現一些行為問題包括、駁斥、和兄弟姊爭執、動手打人又或者出現社交上的障礙例如只是獨個兒玩,在別人面前顯得害羞和退縮。不論如何,家長們都期待遊戲治療能改變孩子情緒或行為上的問題;然而希望大家能察覺,這個期望是把問題的焦點集中在孩子身上,把改變的可能性建築在治療上,忘卻了家庭關係的重要。

     遊戲治療確實能有效地幫助孩子辨識自己的情緒,並經歷如何用合適的行為表達自己的期望、情感,與別人和諧相處。遊戲治療主要以兒童為主導的模式進行治療師會很細心觀察每一個表情每一句說話每一個動作,並嘗試以適當的言語把小朋友當下的行動和感受描述出來。作用是把小朋友內在的感受、價值觀及渴求從他們不覺察的狀態帶到眼前更重要是讓小朋友感受到他們被看見、被聽見和被觸動但是,不論遊戲治療師如何有效地連接到小朋友內在的感受、他們的情緒,治療的效用始終局限因為他們回到日常生活中,若得不到恰當的承托,情緒行為的問題還是會再出現。

欣蕎現時六歲家長形容她懶散沒有自信。欣蕎進到遊戲治療室,看到琳瑯滿目的玩具,顯露出充滿讚的神色,嘴邊更掛著笑意。她站在玩具架前徘了很久,時間五分鐘十分鐘過去了,她還是選不到一件玩具。治療師沒有催促她,只是心裡帶著疑問麼神情那樣踴,行動卻那麼猶疑治療師描述她的行動:我看到你微微笑,望食物,用手指輕輕摸士多啤梨,又摸Pizza。」如此,時間又過去了十分鐘。欣蕎突然拿著一小狗,反地摸著她突然望向治療師彿想得到治師的允許。治療師不急不緩地回應:我看到你拿著這隻小狗很久,好像很喜歡她顯露出更燦爛的笑容,靦腆地把小狗放在沙盤中她再去拿其他玩具動物,每次都望向治療師,治療師每次也用支持的目光,肯定的語氣描述她的選擇。重複數次她再沒有望向治療師,自如地把喜歡的小動物放在沙盤上玩。她好像不需要得到別人的同意,也可以自己做決定。

及後,治療師把這觀察與家長分享,家長的回應是欣蕎在家中正正是做麼都慢吞吞,催促她多了,她會草草完成;讓她自己做,又經常做錯。深入探討後,發現家長對欣蕎的期望很高,每件事都要做得對做得精準,速度要快。每當欣蕎達不到家長的期望,都換來指責。這樣,任何新嘗試對她來說只是冒險,漸漸她學會了少做少錯不做不錯。久而久之更給人一種慵懶和退縮的感覺。

        欣蕎的情形只是舉隅一則,通過遊戲治療,揭示了很多家庭關係問題。有些孩子,由於父母們經常把他們與兄弟姊妹比較,顯得自卑或充滿著憤怒。有些孩子,因為爸爸經常在生活中缺席,他們特別依戀媽媽,很害怕與媽媽分離;若加上爸爸媽媽的溝通有障礙,例如吵架、互相指罵、冷戰等,孩子會顯得更不安,總會經常憂憂愁愁,喜歡躲起來。有些孩子主要由外照顧,甚少與父母有見面的機會。爸爸媽媽為了補償,會不斷買新的玩具給他們;這些孩子缺乏經歷愛和關懷,沒有互動性質陪伴的經驗,減低了他們與人相交的意願顯得自我和專橫。一些孩子,爸爸媽媽不懂在生活上定界線,沒有穩定常規要堅持的事情上不堅持,結果讓孩子無所適從,衍生許多反叛的行為去試探大人的底線。

        上述所提及的情況並非必定是因和果的關係,只是一些較為普遍的情況。理想的遊戲治療,應該能幫助孩子把在遊戲室內經歷的穩定帶回家裡或其他場合這部分需要家長願意配合的。以欣蕎的情形為例,治療師和家長的討論並非以一問一答的方式進行而是家長也有機會進到遊戲室內觀察治療師如何描述孩子的行動和表現出來的情緒家長更會被邀請參與在孩子的遊戲中,並被治療師邀請遊戲的過程給予回饋。治師相信孩子可以經歷被接納和被重視,家長同樣可以。當家長嘗試用小朋友的角度看他們的需要時,家長會嶄新發現小朋友的渴求很簡單他們需要一安全的互動關係並在其中享受被理解、被重視和被愛。


陳小碧
遊戲治療師/個人及家庭治療師


轉載自:家庭‧家情網頁 



2017年3月17日 星期五

博師奶:「寶貝」珍惜生命!


中一那年,全班同學收到中文老師送贈的書簽,書簽沒有特別花巧的設計圖案,但它很特別,特別在老師對同學們的稱呼。

XX寶貝:」記得她親手寫上每一位同學的名字,名字後加上了「寶貝」兩個字。全班30多位同學,每人各有特點:優異的、頑劣的、聰明的、反應慢的、表現平平的……全部都被她稱為「寶貝」。

收到書簽的時候,全班很安靜,望著手上的書簽。老師微笑說:「這是老師送給你們少少的禮物,你們要記住自己是寶貴的……」當年懵懂的「中一生」,記得老師的愛!

*有人把自己當「寶貝」,怎會不愛惜自己的生命?

*有人告訴自己「你是寶貴的,被珍惜的!」怎能看輕自己的存在價值?

*有人告訴自己「一時失敗、失意不要緊,相信你總會做好!」被相信,哪會一蹶不振?

假如給孩子愛的鼓勵的人,不單只有老師,父母也抓緊機會表達,影響力必定更大、更深遠。孩子需要聽見父母說:「你是我的寶貝!」(你是重要的人)孩子窩心了,快樂了,自小便建立起自信、自尊,確立自我價值,定能愛惜自己。

「肉麻」的說話不用多說,但信息一定要傳達到孩子心靈裡──「你是重要的,爸爸媽媽愛你!」


博師奶


心靈共舞:「我喜歡聽你說……」



「我喜歡聽你說……

讚美的說話,誰也愛聽;美麗的諾言,誰也會說。

從小時候開始,我便經常活在讚美當中,耳邊總是經常聽到讚美的說話,包括長輩的讚美、老師的嘉許、朋友們的稱讚……但我最喜歡的卻是爸爸對我說:「寶貝,我回來了!」

我記得我幼時直到現在,每當爸爸踏進家門的一刻,他也總會第一句便說:「寶貝,我回來了!」然後他便會跟我來一個擁抱。這本來是一件平凡的事、一句平常的說話,但對我來說,這句話好比「楊枝甘露」。

每當我聽到這句說話,我總是不亦樂乎,甚至外婆也會經常因為這句說話而取笑我和爸爸十分幼稚,但我也不會把它當作一回事,因為我就是喜歡聽爸爸對我說:「寶貝,我回來了!」

可是,爸爸您可知道麼?近年來,您經常早出晚歸,所以現在能聽到這句話的機會已經不像以往那麼多了。我也知道您經常辛苦地在外間長時間工作,目的是為了令我和媽媽生活可以過得好一點,但是我真的渴望您能夠像以往一樣,能夠每天都對我說:「寶貝,我回來了!」

即使您在我已經熟睡的深夜時分才回家,我也希望您可以在我的枕邊說一句:「寶貝,我回來了!」因為……我就是喜歡聽您說這一句美妙的說話。

小六學生
「我喜歡聽你說……」全港小學徵文比參賽文章


2017年3月8日 星期三

專家教細路:如何幫助青少年子女成長?


近我被邀請負責一個關於中年人心理狀態的講座,在發問的環節,很多問題卻環繞在「怎樣和青少年子女溝通」。從中看到很多父母對幫助青少年子女成長感到困難。

青少年進入新階段

Erickson是近代的心理學家,他創立了「心理社會發展理論」(Psychosocial Development Theory),他把人生分成八個階段,每一個階段都有「危」和「機」兩個極端,各自又有明顯的特徵。在青少年時期的危機特徵是「自我」與「混亂」,所以他們都在尋找「自我」,亦處於十分「混亂」的狀態。他們很想表現自己,但卻不清楚了解自己。但很多時,父母仍然用指導和教訓的溝通模式,實在並不配合這階段。縱然父母的教導很正確,但這時期的青少年為了尋找自我,會傾向不跟隨父母指導。父母因為擁有豐富人生經驗及對子女有良好意願,所以會盡力提供最好的選擇給子女。結果子女因為不想跟隨,會傾向作出相反或不理想的選擇,導致處處踫壁。父母覺得子女反叛,子女又會覺得父母操控,以至關係惡劣。

先要建立良好關係

若要幫助青少年成長,首先要建立良好關係。但如何建立良好關係呢?單憑良好意願並不足夠,要願意付出時間,對子女的分享有興趣聆聽,在過程中要投入。這些要求表面上很簡單,但實際上很多父母都做不到。

良好的溝通模式

有良好的關係,也要配合良好的溝通模式。進入青少年階段,父母要放棄指導和教訓的溝通模式,取而代之,應多說肯定的讚賞說話,多作充滿關心的提問。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父母傾向指出子女要改善的地方,但缺乏肯定和讚賞。因此,青少年子女並不享受與父母溝通的過程。

雖然知道要多說肯定和讚賞的說話,但若子女偏偏要作不理想的選擇,如何是好?

當遇上子女要作錯誤選擇的時候,父母可以關心的態度問他:「假設有不理想的情況,你會如何處理呢?」如此提問,可避免指導和教訓,又可讓青少年子女思考,在過程中建立自信及解難能力。

進入青少年子女的世界

回想我的女兒在青少年時期,我曾努力看她喜愛的書本,也看她喜愛看的電影。平心而論,女兒在青少年時期喜歡看的書本和電影,並不是我喜歡的。若不是為了明白她的想法及和她溝通,我並不會花這些時間。但看了後,果然能和她拉近距離,亦能增進溝通,能很自然和舒適地和她建立關係。

對子女反應有不同詮釋

回想我的兒子在青少年時期,他很多時拒絕和我傾談,而且態度不好。當時我感到不受尊重,心中覺得憤怒和不滿,我的面色自然也不好看。兒子見我態度不好,便更加拒絕和我傾談溝通,形成惡性循環。後來我了解到他正處於尋找自我的階段,並不是對我不尊重。由於我對他的反應有了不同的詮釋,當他再次拒絕傾談時,我內心的怒氣竟然消失,神態亦變得寬容。兒子見我的態度轉好,便消減了拒絕的心態,形成良性循環。

建構良性互動

現時我有不同取態,當子女和我分享之時,我會放下手上工作,以好奇及有興趣的態度專注聆聽細節。在過程中,接納他們的感受,以關心的態度提問,讓他們思考及建立解難能力;並在適當時候,予以肯定和讚賞。由於建構了良性互動,現時和他們傾談,已成為很愉快的過程。在不經意的情況下,已能幫助他們持續健康成長。

總結

當子女進入青少年階段,父母需改變溝通模式。當子女能正確判斷事物的時候,要作出肯定和讚賞。若子女判斷不理想,要以關心的提問作出引導,讓子女擁有自己的決定,亦藉此提升子女的解難能力。

在建立關係方面,父母要願意付出時間,以好奇及投入的態度,細心聆聽子女的分享;還要「先情後理」,先接納子女的感受,然後才表達事理。

若父母能學習子女喜愛的事物,進入他們的世界,會更了解他們的想法。子女亦會感受到父母的誠意,這能有效地降低他們的防衛機制,幫助彼此作出深層次的溝通。

當父母明白子女所面對的成長挑戰,會對他們多一份諒解,對他們的反應會產生另一種詮釋,態度亦會隨之而改變。這不但可增強接納能力,大家的心情亦會愉快得多。

除此之外,若父母擁有高尚的價值觀,會贏得子女的尊重。若夫妻恩愛,子女在一個安全及親密的關係中生活,自然會得到健康的成長。


陸振洲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2017年2月24日 星期五

床邊故事:真正的滿足



位父親年事已高,他決定在三個兒子中揀選最有能力的一位,將農莊的生意交給他。於是,父親想出了一個難題來考驗三個兒子。難題是這樣的:每人獲分配一百個錢幣,任務就是把一千呎的飼料庫裝滿。

孩子,如果是你,你會買甚麼回來把飼料庫裝滿呢?

老實的大兒子心想:「我可不能浪費父親的錢幣。」結果,他用那一百個錢幣買了一大袋飼料回來。他把飼料放在飼料庫的一個小角落。聰明的二兒子用錢幣買了棉花。他把棉花散落在地上,希望把飼料庫填滿,可是,棉花只能覆蓋三分之一的飼料庫,他十分失望地離開。小兒子回來了,他手上看似甚麼都沒有。

「爸爸、大哥、二哥,你們快點過來吧!」於是,他們四人進了飼料庫,裡面一片漆黑。突然,一道光芒在他們中間發放出來。這束光照亮了漆黑的倉庫,就如夜空中的月亮一樣,給人方向、光明與希望。這時,他們的眼中沒有了一百個錢幣,沒有了難題,沒有了飼料庫,只剩下彼此的臉:爸爸年老的臉龐、大哥和二哥灰心失意的臉龐。原來小兒子用了幾塊錢買一盞油燈,他說:「不如我們一起努力經營老爸的農莊吧!」這時,光明、溫暖和愛把整個飼料庫裝得滿滿了。


孩子,有甚麼能令你的內心感到滿足呢?是你喜歡的食物、玩具、遊戲機,還是努力的成果、朋友的關懷、家人的陪伴?我們常常花時間追求看得見的物質,卻忽略了看不見卻一直在身邊的東西——「愛和關懷」。

你試想想,失去農莊,我們仍能作其他的事,可是,失去了家人卻是無法追回的。幸好有一個溫柔、善良的弟弟把家人重新連結在一起。今天開始,好好把握對你真正重要的東西吧!


陳志耀Tommy







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專家教細路:「孩子,你能講嗎?」















(化名)吃晚飯時,邊吃飯邊用力踢枱腳。爸爸開聲遏止他,可是威威沒有理會,反而越踢越起勁,似乎在發洩憤怒。經過屢次勸阻無效後,爸爸開始動怒了﹗

爸爸:(嚴厲地)你做甚麼踢枱腳?你發生甚麼事?你講啊﹗
威威:…… (心中害怕,稍稍停下來,沒有作聲,低著頭,不敢望爸爸。)
爸爸:你講啊﹗做甚麼不說?你講啊!
威威:嗚…… (情緒爆發,放聲大哭。)
媽媽:(緊張地)你不要哭,爸爸問你發生甚麼事,講給爸爸聽啦﹗
威威:嗚……

類似的情景,在許多家庭都出現過。父母的目的是希望孩子能說出行為背後的因由,他們渴望知道孩子心思,好去幫助他解困,卻沒想到幼兒的言語發展未有能力表達需要和感受;或一般孩子在情緒泛濫時,不能理性地作出回應。結果,引致不必要的衝突,令親子關係受損。
若說成人每日要面對各樣的挑戰,其壓力和擔子越來越重,令人透不過氣來。孩子的世界亦同樣充滿挑戰,例如:不小心打翻了水杯、遺失了心愛的東西、被同學欺負或取笑等。這些在成人眼中可能是微不足道的,但在小小心靈裡都會造成震撼的經驗,並累積成負面的情緒;再加上日常的功課和各樣課餘的學習,孩子壓力和擔子跟成人一樣越來越重。若孩子的言語發展未成熟或不習慣用言語表達,負面情緒便會積壓心中,表現出焦慮不安或悶悶不樂,並反映在行為上。
因此,鼓勵父母選擇讓孩子無拘無束地玩,透過適當的玩樂,孩子可以抒發情緒和減輕焦慮。若發現效果仍未如理想,父母可以帶孩子到輔導室,請專業遊戲治療師以遊戲方式,幫助孩子化解負面情緒。

對於約3-11歲的孩子來說,兒童為本的遊戲治療是個很好的選擇;這是基於Virginia Axline(1947)女士所創立的「非主導式遊戲治療法」和Garry Landreth(1991)博士後來延續發展出「兒童為本遊戲治療法」。輔導室內擺放了各種能讓孩子抒發情懷和自我探索的玩具及設施,輔導員給予孩子恰當的自由,讓孩子在玩的過程中做主導;而輔導員會用接納、包容、關懷、溫暖的態度與孩子建立安全和信任的關係。孩子感覺被愛和尊重,心情自然輕鬆,便可以無拘無束地玩。孩子天生就愛玩,透過遊戲和輔導員的適切回應,孩子可以化解心中壓力、培養正向情緒、確認自己的能力、發揮潛能、提升自信和增加自制力等,在整體上可以提升孩子的自尊。
以下的例子可以更清楚具體地說明。
威威今年5歲,爸爸是電子工程師,媽媽是會計員。父母都很愛錫他,平時注意他的起居飲食,照顧周到,又重視他的學業,補習和課餘活動都不缺。最近父母發現威威表現欠自信、依賴、沈默、情緒化和常常發脾氣。父母決定帶他接受遊戲治療。在遊戲輔導室裡,威威看著各樣的玩具,表現開心、好奇和興奮。輔導員態度親切友善、接納和包容,威威感覺彼此關係是安全的,玩得很投入,特別喜歡扮演警察進行槍戰、超人打怪獸和打籃球等遊戲。他常有意無意地向輔導員展示他的能力,每當成功,他都回望輔導員,想要得到確認和肯定。輔導員也很配合,常給他肯定的回應。起初,當威威在遊戲中遇到困難時,很快便放棄,後來他漸漸有信心,嘗試想辦法抗逆,例如:有一次玩具飛機在威威假想的世界裡發生意外,被籃球架的繩子卡住,動彈不得。威威出動了消防車、救護車、警車和拯救部隊前來救援。在過程中,所有車輛都遇到意外,令拯救困難重重。可是,威威沒有放棄,結果他請來了小飛象,用象鼻解開繩索,飛機最後安全著陸。從這例子,我們可以看見遊戲能幫助威威建立自信和培養解難能力。

另外一次,威威因在學校受同學欺負,他很憤怒。他來到輔導室所玩的遊戲,都是關乎暴力的。在遊戲的假想世界裡,超人互相殘殺,怪獸圍打超人,超人重傷,甚至兩者打作一團,兩敗俱傷。他又猛力打不倒翁,嘗試用手銬鎖它,企圖制服它。原來威威藉著遊戲的情節抒發內心的憤怒。當遊戲結束時,威威竟邀請輔導員用玩具樂器和他合奏。輔導員洞悉他的心意,體會他的情緒漸漸平伏,他經過一連串的激烈遊戲後,內心的怒氣已得釋放。輔導員觀察到他開始有意與人在心靈上連接,就本著兒童為本的精神,在威威的指導下,用他喜歡的方式和他合奏。這一次的遊戲過程明顯帶出了情緒上的治療。在之後的幾次治療裡,威威所玩的遊戲不單暴力內容減少,還出現了建設性的項目,如建造農場,他把各種禽畜按特性安放其中,又為客人煮豐富的晚餐等。

我們發現「玩」有助孩子化解在生活中積壓的負面情緒,因而重新得力,面對接續而來的生活挑戰。至於威威透過遊戲獲得的其他進步在此未能盡錄,但肯定父母帶他來輔導室玩是明智的選擇。幼兒未能透過言語完整地表達心中情,但可以透過「玩」,讓父母了解他們的內心世界。在以上的例子,輔導員讓父母知道威威透過遊戲所表現的感受和需要,學習用孩子明白的方式去愛錫和管教他;這樣不但可減少不必要的衝突,更能增進親子關係。孩子能健康地成長,這豈不是父母最大的心願嗎?

詹玉冰女士Isabel Chim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基督教婚姻家庭治療碩士



2017年2月8日 星期三

專家教細路:「澄心」客觀看自己和孩子



直以來,親職的做法都在教導及資料上。有心的父母努力地學習,希望把最好的帶給他們的下一代。但是,問題往往不是父母的認知有多少,而是他們在情緒上是否能夠穩定的執行他們所知的一切。
在電光火石間,成年人能否按捺自己的衝動,不動氣,而又可以由自己的本位轉移到孩子的世界及現實,去明白他所發生的事?那要靠「澄心」幫助父母保持冷靜,能夠把自己從當下的反應抽出來,以客觀的態度去看自己、看孩子。
「澄心」的應用:切合當下孩子的情感需要
有一天剛好在咖啡廳看見一個媽媽,帶著兩個孩子在喝下午茶。5-6歲的小姊姊為了一些事很氣憤,一直在罵小弟弟,但那個少不經事的弟弟(約3歲)一副不相干的樣子,自顧自吃他的點心。小姊姊看見他漫不經心的樣子,氣得爆炸了﹗媽媽在一旁並不作聲,只是打點著吃的。奇怪的是媽媽過了一陣子,轉過頭來跟我說她沒辦法。氣得要命的姊姊因為得不到了解及安慰,終於哭起來。
「澄心」的應用在了解當下發生的事,而不是評理。小孩子的衝突是每天發生的事,事實上也用不著很清楚地判斷對與錯。
「澄心」的當下,我們看見一個情緒波動的孩子,她的哭鬧其實是清晰的求救信號;她需要幫助,她需要成年人在情緒上給她安慰及舒緩。如果媽媽能夠在當下好好地安慰孩子當時情感上的需要,她就可以立時把危機化成建立母女感情聯繫的好機會;並且在感情舒緩之後,可再教導她。
知己知彼:再建神經反應路線
當然,知己知彼是十分之重要。但是,父母自己被困,未能明白或控制自己的情緒,是很難去顧及孩子,更遑論幫助調節孩子的情緒。
我們的情緒或立時的反應,會促使我們走一條短路,而這條短路儲藏了許多過去的經驗。精神心理學者Stephen Porges稱之為neu­reception (神經環迴系統)。在環迴系統中,我們跨越了思想,只在感官上接收資料,未經整理明白,立時產生既定的反應。像我們嗅到某種餸菜的味道,就彷彿回到當日的場景。經驗是好的、壞的老早就決定了,所以立時的反應都受著以往經驗的影響。
假如父母及照料者能夠停一停、看一看,出來的效果可以不一樣。

小知識:
對腦發展的認識:實際的期望
在三歲之前,我不會跟孩子多講理由,因為他們在那段時期的主要發展在情緒、感覺與活動能力上。當孩子鬧情緒的時候,我會安撫他及轉移他的注意力,以致他很快可以重新投入活動之中。
對腦圖的認識
小孩子的腦在0-6歲之間經歷很大,亦很快的改變。
明白這些時期的重點及需要,便可以有更確切的期望。
小孩腦的4部分:
0-8個月──安全感
後腦0-2歲──提供安全及適量的活動
情感腦1-4歲──建立安全接納的關係
理智/分析圖3-6歲──可以開始跟孩子講道理


黃葉仲萍教授
全康澄心基金董事
伯特利輔導中心總監
伯特利神學院學士課程主任、教牧輔導教授
資深沙維雅模式專業及督導

轉載自: 「家庭‧家情」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