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及相片版權屬:「環球天道傳基協會」)
https://goodnewshk.wordpress.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parentbloghk/




2014年1月23日 星期四

名人童年時:「你憑什麼?」----五個U的呂宇俊



有人會因為被罵一句「無用」,而意志消沉或憤世嫉俗。但呂宇俊卻因為別人問一句「你憑什麼?」被激發,猛然驚醒,發奮圖強,開創會考零分到十九分的先河;再由老師變成「十大傑出青年」,成為年青人的模範。呂宇俊之所以成功,因為他在困難時,作出了正確的選擇──反省、求助。


很自卑的童年

呂宇俊Matthew在破碎家庭成長,父親是癮君子,浮沉毒海。母親在他三歲時與父親離婚,他自此失去母愛。Matthew和祖母同住,申領綜援生活。小學時,老師問「爸爸、媽媽做甚麼工作?」他才驚覺自己和同學的對比很大。「那時單親家庭和綜援家庭不普遍,令我更覺得分別大。」他將家庭和別人比較,亦因此找到了無心向學的借口。「我讀不成書的,人家就讀到,他有自己的房間啊﹗我睡在客廳而已。」他表示當時的自卑感很重,事事與人比較,卻發覺樣樣都比不上人。

「我有十幾個表兄弟姐妹,我排最大,但我沒有特長。有人運動好,一屋獎牌。有人高大英俊,我卻矮小。有人跟我一樣敷衍學習,但他的成績卻名列前茅。」Matthew毫無自信,而他的內心一直恨怨父親,認為一切不好都是父親給他的。「爸爸吸毒對家庭傷害很深,他不回家。回來,亦只有搞破壞,要錢。我由細憎恨他到大。有次在港鐵踫到他,我即時蹲下假裝綁鞋帶,不想見他。」Matthew的母親移居外國,彼此關係又算不上親密。「見到別人一家人在一起,又羨慕,又妒忌。」在這種環境和心態下成長,Matthew在初中變成了一名「曳仔」。




五個U的打擊

「中二因為跟人打架而退學,中三入讀私校,結果被人踢入黑社會。記得當時第一日上學,第一、二個小息已經知道有半班同學是黑社會份子。那時很害怕,無安全感。眼前『好似』得兩條路,一是被人欺負,二是欺負人。」結果,Matthew選了欺負人,從此過著黑社會的日子。回想起來,Matthew感慨地說「好似只得那條路可以選擇,但其實只是自己『以為』。人生有很多選擇的機會,但很多時人都選錯了。爸爸選擇了婚前性行為,有了我;他又選擇吸毒。我當年讀名校小學,卻選擇了不用心讀書。後來選擇入黑社會,重讀中四又選擇跟老師吵架,接著選擇停學。」


停學後,他做了幾個月印刷學徒。刻板的工作模式,沉悶到令他撫心自問「喂﹗呂宇俊。你是否想一世就這樣過?」此時,算是開始甦醒吧﹗他做了第一個正確的選擇「讀夜校」。「不過,那時的心態、態度仍然馬虎。等到派會考成績表,有五個U,UNCLASSIFIED即『不予置評』,很大打擊。我本來以為只要有一張證書,我就可以找到想做的工作。我去應徵送文件,我覺得一定做到。由尖沙咀送去灣仔,再由灣仔送回尖沙咀而已。但老闆問我『你憑什麼?』我─無─話─可─說,很大的震撼。此時,我覺得要求助。」五個U帶來老闆質問,令他啞口無言。「你憑什麼?」就像一巴掌摑向他。此時,他作出了改變一生的選擇。


 

「神」奇小子

「五個U了,已經差到貼地。我再次回到中一時去過的教會,他們給我具體的幫助,和我定立目標,重讀中四、中五,師母(牧師太太)教我英文。辛苦了兩年,會考放榜我得到十九分。」拿到十九分會考成績單那一刻,是Matthew難忘的記憶。他形容那種興奮和喜悅,就像運動員衝線奪標的感覺。這種感覺是他後來前進的推動力,「原來努力,真是會成功啊﹗」。他一直升學,大學取得一級榮譽畢業;又是中文大學神學碩士,現在是哲學博士。現時任職一所教育中心的理財教育CEO及校長。Matthew於2006年被選為「十大傑出青年」,當選時,他的座右銘是「目標+方法+堅持+讓全世界都知道」。「讓全世界都知道,就總會有好人鼓勵你,講方法你知;讓全世界都知道,便沒有退縮的借口。」


此外,「不再給人看扁」的信念,也叫他不可鬆懈。故此,他做事很盡力,不計較付出多少時間讀書,預備演講和分享。大家喜歡他台上風趣幽默的表現,卻甚少人知道他暗地裡的操鍊。「第一次上台演講,手腳震到不得了。但是,多上台練習,不怕了。我會參考很多牧師的講道,亦參考黃子華棟篤笑。」簡短如十五分鐘的分享,經驗豐富的Matthew亦不輕看,準備充足而來。或者當人經歷過挫敗,又付出過努力去取得成功,會明白到馬馬虎虎的態度不會令人進步,反而招致失敗。「我要出色,我要人跌眼鏡。好似楊牧谷牧師講『你賣臭豆腐,你都要是全街最臭那檔』。」因為種種特殊經歷,Matthew得了個別號叫「神奇小子」。不認識他的人,可會以為他擁有特異能力?他解說「我是小子,神很奇妙。」
                             


選擇原諒爸爸

Matthew生命更新改變,從回到教會開始。他曾打算當牧師,故選讀神學。某年暑假,正當他等候中文大學神學院的回音之際,再有「神奇」經歷,見證神的作為和恩典。「香港戒毒會的社工打電話來,我心知所為何事 (他爸爸正戒毒)。我推說忙,掛斷電話。第二日,收到中大的信,打開來看──『取錄』。我那一刻像被神敲了頭頂一下,有個意念冒出來,『你又話學習我的愛去愛你不認識的人?(他想做牧師啊),但如果你連爸爸都不接納,你那有資格說愛?』神要我反省這點。」Matthew憎恨爸爸到一個地步,當他已經死了。但是,面對神的問題,Matthew只有祈禱,尋求答案。「祈禱一星期之後,我決定找爸爸。他從戒毒中心出來,我和他吃飯,我們說了很多話。為了鼓勵他戒除毒癮,我每星期跟他吃一次飯。」

但是,世事人難預料。「某日我收到警署電話。我問『Sir, 他又犯了甚麼事?』對方說『請你來認屍』。警察見到爸爸手臂的針孔,判斷爸爸是濫用藥物致死。但我心知不是,每個星期都見他,我分辨到。最終,檢屍結果是『死於自然』。我和嫲嫲都釋懷,起碼他最後是清白地離開。」經歷了這件事,Matthew說「這個信仰很真實,有事就祈禱吧﹗」他感謝神讓他及時原諒父親,才沒有遺憾;令他能昂首闊步踏上佈道會的台階,向人作見證。「我在台上主要講兩個重點,一. 選擇,你們有得揀。二. 原諒別人。」你可有啟發?  (miu)



我已經得了祕訣,無論在任何情況之下,或是飽足,或是飢餓,或是富裕,或是缺乏,都可以知足。我靠著那加給我能力的,凡事都能作。(腓立比書4:12-13) 《聖經新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