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及相片版權屬:「環球天道傳基協會」)
https://goodnewshk.wordpress.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parentbloghk/




2013年11月5日 星期二

名人童年時:歐錦棠:「沒甚麼大不了!」


從電視處境喜劇廣為人熟悉的歐錦棠,以莊諧並重的演技深入每一位觀眾的心。現實生活中的歐錦棠,究竟是個怎樣的人?從他成長的點滴看見,他會像《同事三分親》的武紀勇般生鬼,又像《畢打自己人》的閆汝大般嚮往自由,比起兩個角色,他本人又多了份豁達和堅定。面對生命中的起跌,他說:「沒甚麼大不了!



  

「我孤獨但不寂寞」

歐錦棠是家中的么子,有兩兄一姐。理論上他的童年應該不愁寂寞吧!他說「不寂寞,但孤獨呢!」他解釋:「我的兄姐年紀比我大很多,對上的哥哥也大我八年。他不跟我玩,欺負我就有。家裡管教很嚴,不許我去街,小三亦只能在家玩,我無朋友。」雖然不能像其他小孩子般上街嬉戲遊玩,交朋結友,但是阿棠也沒有強求;反正,他樂得享受一人在家的時光,那兒是他獨有的遊樂場。「有貓有狗陪我玩,而且我有很多玩具,可以聽唱片,又有很多書看,不寂寞。」從小有貓狗作伴,阿棠笑言和動物相處得很好。只是,跟人相處有點難度?「我不慣跟相處,飲茶、飲喜酒,別的小孩到處走;我卻坐定定,亦不跟人說話。有人跟我說話,我會很憤怒,心想:『不要摸我,不要跟我玩,不要說我靚仔,不要跟我拍照……』我很討厭這些事。孤僻的性格由那時起。」

即使是親友,阿棠都「無面俾」。「不理人,鼓起腮。回家後,媽媽就會打次勁的。長輩權力大於一切,最慣常是不許吃飯,被趕出門。無依靠的感覺很可憐,但不覺得要反抗,打完嬲完就無事,那會像今天的人般惡?」阿棠打趣說不愛錫媽媽,因為她經常打他。但是,他心底裡是知道媽媽的愛的。「媽媽意外懷孕有了我,她不想多個擔子,故嘗試飲藥打掉我,不成功之下,我出生時體弱,雙腳是爛的,是藥煲,很淒慘!看中西醫看到小二,不敢穿短褲,要穿長襪,怕被人取笑。但我由始至終都沒有嬲她,她也不好受吧!我背著藥煲,她就背著我這個藥煲;要經常幫我茶藥膏,衣不解帶地照顧我。」父母對孩子付出的心血,孩子怎會感受不到?而與父親相處的時光,對阿棠來說更加印象難忘,意義重大。




「爸爸影響我很深」

「我小時候跟他相處的時間特別多。媽媽有空去打麻雀,爸爸洗完澡我就攀上他的大肚腩玩,鋏他的鬍鬚,抓他背脊,揼骨,我很樂意做。很親密,是很開心的親子活動。」阿棠提起兒時與父親的溫馨片段,心情顯得特別愉快。「爸爸工作很忙,但無論他多忙碌都好,都會帶我去郊外野餐。看粵語長片知道甚麼是野餐,原來我的家都可以這樣的,食物不算豐富,但很開心。爸爸又會帶我去沙灘玩沙,他願意付出時間給我,可以放下工作陪我玩。爸爸對我很好,我很愛錫他。」爸爸願意花時間陪伴,就足以令阿棠記得一輩子。「野餐不用多,很久去一次便夠。」阿棠對電影的愛好,亦受父親薰陶。「爸爸喜歡看電影,一星期有一、兩日,他放工後會帶我去看電影。我和他在戲院渡過了很多時間,關係亦由此建立。」

「他對我影響很大,我經常看著他怎樣對待他人。他對朋友很講義氣,而且說了就做,這些態度都入了我心,我不多不少也學了他。」除此之外,爸爸還教阿棠不要貪心。這個教導對阿棠的作用有多大,歐爸爸該始料不及。「家教嚴,說不可貪心,我就真是不貪,即使人家送過來都不要。」這種性格一直延續,就算面對險境阿棠也不改變。「有次我為《今日睇真D》去泰國拍外景,有當地勢力人士脅持我去見『大哥』,個個持槍,心想:『應該不能回去了』。去到一個豪華賭場,見到龍頭大哥。原來他們知道有香港電視台來拍攝,想見面而已。那個龍頭大哥叫我去輪盤買個他指定的Number,我說『無錢』,他說『我給你』,我不肯要,怎也不肯買。其實,那時候叫我做什麼,我都要做啦!但我就是不肯要。結果開盤,真是開中了那個Number,可以贏到很多錢。那大哥說:『我未見過人不貪錢,我好鍾意你。』他放我走。」



「不好的事會過去的」

阿棠的經歷驚險萬分,但很有啟發性。父母自小的教導對一個人有多大影響?值得深思吧!阿棠的爸爸不幸於阿棠就讀中一時去世,對阿棠的打擊很大。幸好,他沒有意志消沉。阿棠笑說:「受李小龍影響吧!又對宗教有認識,我信()的,只是家人不許我返教會,無信仰根底。」因為欠政府債務,家庭有破產危機,家人迷信問卜,想中彩票,但阿棠站到一邊不參與,他跟自己所信的神求:「不要讓我們中獎啊!」阿棠的理由是「中獎了,便沒有奮鬥目標,人應該要有奮鬥目標的。」最終沒有中獎,阿棠淡淡說:「結果不是過渡了嗎?沒甚麼大不了!只要將時間調快幾年,回看現在的困難,已經不再是問題。」「沒甚麼大不了」是阿棠的生活智慧。「我看書看得多,我愛看正面的書,內容總是說排除萬難去尋真理為依歸;給我啟發。」

阿棠小六獲解禁准去街,他跑到街坊福利會正式學功夫。問他辛苦嗎?他反問「哈!學功夫怎會不辛苦?不過,做自己喜歡的事,就算肉體辛苦,都仍然快樂。」「我訓練有數,我家開肉食公司,小五小六已經幫家人搬運凍肉,送貨後才上學。」兩箱冰豬肉摃在肩頭上,摃到阿棠肩骨變形,左肩凸,右肩扁;但他不當一回事。「有份吃飯就要幫手做事。我不覺得辛酸,有很多小孩都同樣要打工『搵食』。我又不是『搵食』,我幫手而已。」艱難的時候,阿棠好似習慣了以豁達的思想迎向。那麼,困難對他來說有何意義?「有甚麼事是大不了的?任何不好的事情都會過去。要接受所有困難中的事,打拳打到傷了,打空手道,玩搏擊,痛那刻跟自己說:『痛,很好。感受到痛即是仍然生存,有機會好轉的,翻身再來。』不要鑽牛角尖,遇上困難或恐懼的事情,要面對。面對了,那就不再是困難了。」真正決志信主後,阿棠有進深一層的體會。「我曾經靠自己去面對很多事情,信主後發現,不用自己來,靠自己做不到很多,靠神就樣樣都做到;如果神准許。生活和我的技能都是恩典,是神給我的。但我未必可以面對全部問題,我信神自有方法替我解決。」 miu
 

 

我已經得了祕訣,無論在任何情況之下,或是飽足,或是飢餓,或是富裕,或是缺乏,都可以知足。我靠著那加給我能力的,凡事都能作。(腓4:12-13)

(本文初次刊登日期:2009年7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