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及相片版權屬:「環球天道傳基協會」)
https://goodnewshk.wordpress.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parentbloghk/




2013年11月15日 星期五

名人童年時:被比較不氣餒 謙虛事成--- 何建宗教授





姊讀書成績彪炳,兩位哥哥更是會考狀元,作為弟弟的何建宗教授難免被比較。然而,壓力卻不大。對於成績,小時候的他這樣認為「我覺得老師出題目都望學生答對,拿滿分。如考不到100分,就是自己失職。」自小懷著向最好的目標進發的心態,何教授如今取得的學術、環境保護及科研成就斐然。除了學業成績,他謂成功關鍵在於品格。「謙虛的人易獲信任,得人信任,萬事都成。」



狀元哥哥的樹蔭

何建宗教授是現任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又致力研究自然環境,進行環境保護工作,是香港知名紅潮研究專家。他也是極地考察專家,曾多次闖入南、北極做科研。2004年獲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頒發銅紫荊星章,表揚他對環境保護和環境研究的成就。何教授也肩負起多項社會公職,可說日理萬機。邀請他談童年成長故事,他說:「爸爸很疼我,家人很和氣。」家裡還有兩兄兩姐,他是孻子,自小兄弟姊妹感情很好。媽媽全時間在家照料,又會車衣給爸爸售賣,而他們就自顧自讀書和玩耍。「哥哥做了榜樣,鍾意讀書。有空便拿書本出來讀,討論有關書本的事,養成文化。我們沒有吵架、打架﹗」儘管兄弟和睦,但頑皮時,媽媽偶爾會拿出藤條揮動一下。「媽媽有次發現藤條不見了,原來給爸爸丟掉。他不忍心,靜靜棄掉。哈哈﹗」

父母在何教授心中非常可敬,他們對家庭、孩子愛護有嘉。「爸爸仁慈忠厚,教我不要說謊,要寬恕人;很少罵我。媽媽精明能幹,與我們關係密切。我們由細到大在她面前都講不到謊話,總騙不到她。她一望我們,就能明白一切;現在仍是這樣。」家中一門四傑讀大學,從前那個年代非常難得,更有兩位全港第一的會考狀元。因此,何教授被放在哥哥們的樹蔭下。「中學老師將我們比較,『你哥哥如何如何,你又如何如何……』哥哥的朋友會認錯我,『何……噢﹗不是,你是弟弟。』」如果說當時「毫無壓力」,真是不夠老實;若說壓力很大,恐怕亦不是。「有時有點壓力,但不太大。因為哥哥家姐成績好,讓我覺得讀書要很努力。考到96分,不敢給媽媽簽名。她很少罵,只問『何解今次96分?下次俾心機呢﹗』」媽媽問,皆因他次次拿100分的。他小時候有個想法,「如果老師出學生不懂回答的題目,即是老師變態。沒理由﹗」





 挫折叫人謙遜


似乎將壓力看得正面一點,會變成向前的推動力。他作個比喻,「假如有個人拿槍對著你,你會感受到很大壓力。但那人要是保鏢、保安,或是軍隊裡的人,拿槍便是Duty。」當心態調整對了,人就會慢慢向好發展。「家中我排行最小,反而培養了我謙卑性格。其實,兄姊卓越,令我從來不敢『認叻』。世界上那類叻人,我都見過。大學時,見過同學臨考試前才洗牌式溫習,一樣合格。溫了15分鐘,過目不忘。何解有些人那麼聰明?」可是,他補充:「很多人有talent,但不是個個成功,並非天才一定有等份的成就,都在於上帝的恩典和自己的品性。」他在社會已取得成就,但依然保持謙厚態度。「有人話『Professor HO好大成就了﹗』我話『叫我何建宗啦﹗』『同事叫我KC啦﹗』」謙虛、態度隨和,令他廣結好友。「品性決定自己有很多機遇。」「當別人跟你交談完,覺得你值得信任。因為信任而受權給你,萬事都成。人與人之間最重要互信。」

他謂謙虛做人,才明白上帝的恩典。「聖經教『凡自卑必升為高,自高必降為低』,以前不明白這道理,活了幾十年終於明白。即使很有天份的人,若孤傲不凡,人際關係差一點,很少人有很高成就;成就高的人多數能認清自己。」何教授做環保、科研,在蔚為奇觀的大自然裡,看見造物主的大能,越懂謙虛。此外,人生路途上遇到的挫折,也能叫人謙遜。「總不會一帆風順。胡適都說做人不如意事,十常八九,順利的只有兩、三件,但兩、三件掌握得好,就有很好的成績,夠了﹗」是他的切身經歷,「入大學成績不錯,但都是剛剛入到。不怕告訴你,我喜歡做研究,做創作,但大學時期考試不高分。我同徐立之(現任香港大學校長)都是丙等成績,那個年代報讀Master,不會被取錄。」這樣,到英國求學遇挫折。幸而,有人仗義相助,幫他寫推薦信。「有人疼你,相信你,那個人就會幫你。」報讀研究院,成績亦不標青,又有人舉薦。「10月1日開學,9月20日仍未收到取錄信,你說幾惆悵呢?同學們去上班,我就推掉工作,日日在門口等音訊。爸媽說『不用擔憂,一切交託,神有最好帶領。』成功,真超乎想像﹗」




環保為與人分享愛

筆者相信,即使得人扶助,自己也要有真材實料;才能務實地收獲真正的成就。何教授目標清晰,態度堅定,做事喜歡勇往直前。「每件事情要是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童年打乒乓球很勇猛,對手抽波,擋不到的,我就是要飛身去擋。盡力做好件事,熱誠是成功動力。」及早定立目標的人,走的冤枉路相對少,成功的機會高。「有遠大理想抱負之後,人生路線圖清晰了。假設我開船,我知道目的地在哪兒,我的船便不會左搖右擺,走許多彎路。一直行,經過一個小島,做一些事;到另一個,又做第二件事。人生到尾,再回頭望,很豐富。」朝著理想目標進發,至少不會後悔,不會遺憾。「去南北極做科研,要堅毅。貢獻社會、世界,就算死了都算,上帝會欣賞我。」曾在極地遇險,掉進冰海,幸而禱告得力,平定內心,冷靜應對,性命才得保。此後,他仍繼續探索里程。

見到好事,何教授有種承擔感,投入最大的熱誠參與。環境保護是他最熱心投入的項目。「環保其實就是愛心,愛世界,愛事物的心。珍惜物件,不會隨處亂丟;珍惜生物,尊重生物,就會愛護、保護牠們。」他在滿有愛的家庭環境成長,懂得與人分享愛;對生命有一份熱情。故此,他大學時選讀生物系,做科研;卻沒選讀醫科,不跟哥哥做醫生。那年代,行醫非常吃香。父母不反對嗎?「我的成績的確讀到醫科,但我不喜歡見人死,做醫生幾叻都要面對醫不到人,我接受不到。我有自己性格,父母沒強逼我,他們說『算了﹗你自己喜歡啦﹗』我的目標不是做醫生、政治家、律師,或者賺很多錢,我上教會有基督精神在心中;要服務世界,上帝給我任務去服務祂、榮耀祂。無論做甚麼工作,都要做到最好。我讀中學已說:『服務世界,為國家、社會、人群做些事我才死。』」 miu

 


我已經得了祕訣,無論在任何情況之下,或是飽足,或是飢餓,或是富裕,或是缺乏,都可以知足。我靠著那加給我能力的,凡事都能作。(腓立比書4:12-13《聖經新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