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及相片版權屬:「環球天道傳基協會」)
https://goodnewshk.wordpress.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parentbloghk/




2013年2月28日 星期四

萬斯敏:「父母都想子女聽話,我卻……」

 
 

長過程中,父母是否曾對你說過些「狠心話」?你原諒了他們,還是仍耿耿於懷?萬斯敏也聽過爸爸一時衝動說出的晦氣話,性格倔強,她心想「嗯!好啊!」長大後,她說:「我很明白爸爸為何這樣,父母都想子女聽話,但我卻很硬頸……」她總有自己的想法,不盲從父親的意思。如爸爸想她當律師、會計師,她甫畢業便跑去演戲。誰料看似兇巴巴的父親卻給她最大的支持﹗






沒自信,因為「被比較」


萬斯敏近年主力舞台劇演出,外表溫婉,談吐斯文溫柔的她娓娓道來成長故事。意想不到,原來她頗為倔強呢﹗斯敏童年時,家族人氣鼎盛,有父母,一哥、一妹、一弟,加上有祖父母,又有外祖父母。雖然不同住,仍是大家庭。萬爸爸每天大部份時間外出工作,萬媽媽則是全職主婦,打理自己家中及祖母家的家務;斯敏形容父母「好忙」。家裡人多,但斯敏卻不愛熱鬧,不擅交際,愛躲起來。「小時候很害羞,有人跟我說話,我會把頭垂得很低很低,說話聲音很小。每當多過兩個人跟我說話,我會抖震。很害怕跟人接觸,毫無自信。」小孩子的自信要靠父母、身邊人幫助建立,但同時亦可輕易被他們破壞。「沒自信,因為被長輩比較。弟妹眼大又圓,可愛漂亮。親戚朋友見到他們都想認他們做契仔、契女,但不選我。自自然然令我好自卑,覺得不及他們好。」

 
小時候除了上學、放學,就是到祖父母家裡幫忙做家務,陪他們逛街;「孝順」是父親的吩咐。「印象很深刻,爸爸很孝順。」父親也吩咐她孝順祖父母,她照著辦,只是遵命而行,卻不明白關懷的意義。另一方面,外祖父母的愛惜令她深刻、難忘。「我跟外祖父母關係較好,他們在很多限制之下,仍會對我們幾兄弟姊妹表達關心。從他們的表情、眼神便知道他們愛鍚我們,又會常常送些簡單的小禮物逗我們開心。禮物是毽子、玩具小杯碟。雖然我不貪求禮物,但他們的行動令我感受到他們的愛。」外祖父母關愛的行動,令她仍然回味。「婆婆不識字,但有次跟我說:『婆婆識英文呢!』我話『真的?』她之後『嘩啦嘩啦』亂說,然後話『看我幾叻!』她逗我開心,哈哈!關心,小朋友特別感受到;那管是小事。」

 

 

 


 
 
機會留給預備好的人
 

外婆的幽默感令斯敏暖在心頭,而祖母卻讓小小年紀的她對錢財觀念有重大的啟發。「原來錢帶不走的。當祖母離開世界時,她身上惟一的玉手鐲是由我親手除下的。我想如果我只懂努力賺錢生活,我活這幾十年便沒有意義。」那時她讀中一。因為有這個想法,斯敏對前途有自己的主見。爸爸想她當專業人士,她通通不聽。有主見得來,她很能堅持。故此,與爸爸有頗多對立局面。積累下來的結果,爸爸有次對她說:「『你記得啊!眾子女中,我最憎你。你記著幾年幾月幾日講。』」斯敏表示當時沒有憤怒,細想過,覺得自己沒有錯。她一畢業就花了很多時間演戲,做舞台劇;是她自小喜歡的。「人人玩『煮飯仔』、洋娃娃,我就背了電視劇的對白,在房內一人分演幾個角色模仿。」

 
一個害羞,怕接觸人的少女,卻喜歡了演戲。她需要比別人付出更多努力,有更強的信念吧!「我太少說話,說話又細聲,聲音在喉嚨椗;連側邊的人都聽不到我說話。不過做舞台劇不能夠有『雞仔聲』,要遠遠都聽到我說話。於是,我去鍛鍊──教幼稚園。小朋友站在我面前,我都很大聲說話『你做甚麼?』『嗯!好!』練到醫生話:『你再大聲說話,喉嚨會生繭。』有問題出現,我就辭職,但我的聲音已開了。我再去學運氣、用聲,但又發現有很多『懶音』。我要請同學幫我改正,每次聽到『懶音』都要糾正我。我的路比人行得遠,要拐很多個彎才可以做得好。」終於,機會來了!斯敏投考「亞洲電視訓練學院」。「舞台劇要排練,面試為何不練呢?我背好自我介紹,練好天才表演,準備好了才去。」「成功!」幾千人報名,只挑選十三位學員,她佔一席位,大呼是「神蹟」。「我也失敗過兩、三次,但盡努力作準備;做好,我覺得機會是留給預備好了的人。」
 

 


 
 
 

不懂得說教的爸媽


她那一次成功了!最開心的人是誰?是萬斯敏嗎?非也﹗是萬爸爸。「他開心到第一時間去買手錶給我,他說:『你將來不要戴不得體的錶出出入入啊!』我發現他說『最憎我』,其實很想我好,不想我浪費時間。」斯敏印象中,童年時父親很惡,說話大大聲;下班回家,總有爭吵。但其實她心裡明白爸爸的愛,他只是不懂恰當地表達出來。「爸爸其實很想跟我們溝通,很想教好我們,但是他不知道用甚麼方法。他很愛惜我們,否則不會努力工作,誰想半夜三更去開工?」斯敏童年時很想父親以她為傲,「很想令他開心……」說到這裡她掉下淚來。於是,她寫得一手好字。一次過考到車牌,令當年是教車師傅的父親大樂,載她到元朗、屯門炫耀一番。「如果因為一句說話『我最憎你』,就跟他斷絕關係,會損失很多。我見過很多好朋友、親戚的例子,因為一句說話放不低,放不下傷害和尊嚴,失去了很多。這些重要嗎?有人說『先道歉的人,不代表錯在他,只是代表他更珍惜對方。』」

媽媽呢?斯敏沒講太多,說她是個單純的人。「媽媽比較容易傾偈,不會太激動。她很溫馴,我從她身上學到溫柔。」斯敏表示父親是大男人,不准母親出外工作,母親就負責兩個家(自己及祖父母家)的家務,忙到團團轉。「我們會閒談,但她無時間嘮叨我,大部份時間留在祖母家照料他們。記得有次她叫我去吃豆腐花,可能想relax一下,難得可以休閒一會兒。好深印象,媽媽吃得苦,好捱得!她懷著弟妹時,仍要挽著水行上7樓。」母親的刻苦無形中影響著她。父母都不懂得說教,但他們的行為就是示範。「爸媽是很愛家庭的人。小時候他們吵架,有次媽說『我走啦!』我想:『她自己走不行,我跟她一起走。』其後發覺他們只是吵架,不是真想分開。」哈哈~~~ (miu) 


「我已經得了祕訣,無論在任何情況之下,或是飽足,或是飢餓,或是富裕,或是缺乏,都可以知足。我靠著那加給我能力的,凡事都能作。」(腓立比書4章12-13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