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及相片版權屬:「環球天道傳基協會」)
https://goodnewshk.wordpress.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parentbloghk/




2013年3月8日 星期五

父母專訪:「孩子自動走位」教育法




 霞和丈夫曾是「基督少年軍」(簡稱BB)資深導師,兩人育有一名初小階段的兒子。出奇地一對投入服侍制服團隊的父母,又未必會打造一個有嚴明軍紀的家。夫婦性格開闊,給兒子自由選擇及獨立空間。父母齊齊玩活動,從旁觀察、鼓勵,捕捉兒子興趣。兒子又自自然然自動自覺自動走位、自學自娛自動幫手!哈哈~~~樂在其中!




 孩子會自動走位!

芷霞和丈夫在BB服務時,積極推行活動,兒子從小便活躍於「BB」群體,對他的發展幫助不少。「我帶他回分隊,不理他的。他很小就自己在幾層樓跑上跑落。」芷霞放心到一個程度,「我和老公入Lift,可以把他留在外面。有認識的家長會代我們照應他,我不是刻意這樣做,只是真的不擔心。」如今兒子六歲,他從一、兩歲還抱緊媽媽的腳的小孩,變成一個幫隊員探熱、擠消毒潔手酒精、點名的小幫手。芷霞亦讚嘆「已經很獨立,是半個小導師。他會模仿我們,不會大小事都要我們幫手。」早前他跟隨父母參與家長組活動,開派對。媽媽是主辦人及導師,爸爸幫忙當義工,父母只專注活動,他會自動走位。「自己穿好制服,反過來幫我手準備禮物、擺放食物。在那個場景,我們好似不認識的。」「完了party,他自動幫手搬垃圾。那垃圾袋好似聖誕老人的禮物袋一樣大,他放在地下拖行,哈哈~」


這位六歲的小男孩真值得讚賞,可是導師媽媽「不會即刻回應他。沒特別啊,只是做點事而已。我不會說『你好叻啊!拿大袋垃圾。』由其他人講啦!其他人讚他,我就望一望,心入面給他一個credit,假以時日才說出來。」兒子很小便穿有鞋帶的鞋子,又會幫忙刨蘿蔔,給媽媽造蘿蔔糕。「還會幫手砌東西,一起煮食。飯後他要自己執拾碗筷,也會讓他洗碗。我跟他說『姐姐是幫媽媽的,不是幫你的。』很小就明白要自己動手。現在給他鬧鐘,聽到鬧鐘就自己起床,未能做到一百分;但我們給他的環境是要訓練他獨立。」此外,芷霞希望兒子懂得表達自己。「他每晚都會用一張posit寫下心情,寫得最多是『今天我很開心』;寫完就會貼在床邊。慢慢教他表達自己吧!」原來兒子見過芷霞寫心情,所以跟著做;也成了母子互動的好機會。「有時我會加一筆,『媽媽都覺得好開心。』」心聲用文字記下,勉勵的句子亦然。

今次做不到,下次啦!
當兒子犯錯的時候,貼標語也能傳達芷霞的期望。「我不會即時說教,即時他是聽不到的,我會找機會再跟他傾。牆上貼有:『錯了真可惜,下次可做到』。通常他說謊,不尊重人,我會執整;Time out,停一停。品德上會看緊一點。」凡事講道理,芷霞亦會多表達自己的感受給兒子知道。「『你這樣做,令我很不開心呢!』我盡量講。」芷霞自覺跟丈夫的性格都開闊,只要兒子先完成基本的責任(功課),他在家裡很自由。沒有軍訓式操練,卻有許多好玩的活動。「沒有軍訓,放學回家應該要休息一下。讓他玩,甚麼都不說。玩摺紙、看圖書、玩UNO,每日這樣做;有時更會跟兒子一起跳《江南Style》,讓他知道媽媽有時可以輕鬆的。不過,一定要先做好功課。」對於兒子的學業,芷霞直言會擔心,「不過老師話OK,那就OK啦!我們自己都不是很彪炳啊!每對父母都想兒子拿一百分,今次做不到,下次啦!」

細聽芷霞的分享,其實能輕鬆的時間不只「有時」,還稱得上「不少」啊!她講述跟兒子平日的生活,已知不單輕鬆,簡直開心。「學彈鋼琴已經兩年,沒有練過琴。直至早幾個月老師話『要練琴啊!』,我才想起。」沒有在家添置鋼琴,不是買不起,關乎媽媽的價值觀。「我覺得貴,我會教他價值觀。太輕易得到,不珍惜。在教會練琴,去琴行練琴,一樣可以。假如他某天說真是沒有興趣啊!那就糟糕了!不會逼他?太沉重!」興趣怎能強逼呢?芷霞跟丈夫只會給予不同的活動機會,兒子參與是了。有益身體的運動,芷霞會多下些功夫。「游泳對身體健康很有益,我叫他『陪mami去游泳啦!』我想他學識,但不是壓逼他去。有時他不去,我就話『Daddy同我去,你留在家啦!』他又會去。兒子不想上游泳班,芷霞軟硬兼施。「我時不時會說『我想同你去游泳,我覺得很開心呢!沒游泳,骨頭又會痛。mami以前都不懂游泳。』」「不要緊,你不學算了!別浪費我的錢,報一期要用七百元,不學要早講。」他說「報名啦!」
  捕捉孩子的興趣!

爸媽同行和鼓勵,對孩子培養興趣或發展,有強大的影響力。芷霞參加兒子學校的運動會田徑比賽,「跑了個季軍回來,同時,阿仔又得了亞軍。我便說『阿仔好叻,跑贏我。』捉到他真是喜歡跑步。報《野外定向》給他玩,希望他得著更多自信心。」「捉到興趣,著力發展,喜歡真是第一步。樣樣填鴨式塞給他,『吃』完之後也不知得著甚麼。如果他喜歡做某件事,給他機會做多些,培養到自發性學習。」三口子有機會就參加「野外定向」又或者參與純粹玩樂的活動,難怪兒子常說「今日好開心」。「參與過大自然工作坊,用麻包袋拉著兒子在山坡玩,用奶粉罐扮踩高蹺。剛摘完士多啤梨。」靜態方面,如閱讀,芷霞的鼓勵方法簡單,卻很湊效。「最想他自己讀。自小堅持每晚Story Time,看很多書。浸了幾年,有果效。用獎勵計劃,讀夠二百本書,在他的生日會,請了神秘嘉賓(教會主任)頒證書給他。他很自豪,告訴同學仔。從此自行紀錄書名和作者資料……」我引他「不知何時看夠三百本呢?」

「不會有很大壓力,我沒有強逼,逼不來。」不勉強兒子,但芷霞自稱是家中的惡人。「跟他串字的時候,有忟憎大聲的。記得他年紀較小時,因為不聽話,我控制不好脾氣,掌摑了他一巴。好記得,好guilty,好很悔!他都記得。媽媽的手是用來錫他,卻用這手來打他。他知道媽媽惹不得。我跟他說mami做錯了,求他原諒!」此時,爸爸出場了。「他做和事佬!『媽媽這樣對你了,你原諒她嗎?』」兒子很仰慕爸爸,覺得爸爸了不起。有時候,媽媽的話影響很大。「我會話『這些事我做不來,叫爸爸做吧!』『這件事先問問爸爸呢!』『換燈泡媽媽不曉得,留待爸爸做啦!』他知道爸爸叻!Daddy又參加了家教會,網上會有他的video看,他興奮說『Daddy啊!』」芷霞刻意建立爸爸的威望,原因很單純。「他是男孩,有些東西我滿足不到他。我不想他成為『群腳仔』,任何事都依賴mami。他見到Daddy的做法,將來都模仿。見Daddy修理單車,他會拿工具箱出來,幫手轉鏍絲。」爸爸都很聰明,配合著媽媽:「Daddy今晚開會,你照顧mami。」 (m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