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及相片版權屬:「環球天道傳基協會」)
https://goodnewshk.wordpress.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parentbloghk/




2015年10月14日 星期三

父母專訪:「熊貓」媽媽獨自打造Happy girl


如果說孩子們的快樂指數與父母有直接關係,你認同嗎?可有切身體會?曾在一個小學徵文比賽頒獎禮中,遇見過一個擁有如陽光般燦爛笑容的小女孩。她的快樂帶有感染力,令筆者甚好奇。來自單親家庭的她,文章首句這樣寫:「媽媽,這十多年來,我能過著幸福的生活,快樂自信地成長,全因有您用愛培育我。」跟媽媽詳談,才知道「愛」是「我知道你不開心,但你不開心,你都同我玩囉!」


失去的愈少愈好

在當年徵文比賽獲獎的小女孩,現在已長大了。她是Zeca的愛女,透過徵文比賽的文章記述了媽媽對她的愛:「自爸爸離家那天,我知道您從沒有想過把我拋棄,我想這就是愛的承擔。有一次,當我還是很少的時候,您躲在洗手間裡小聲哭泣,當時您雖然不開心,但還反過來安慰我,更指著紅腫的眼睛假扮卡通人物的聲音說:『有沒有看見熊貓呀?看看我像不像熊貓呢?』接著便跟我摟作一團玩了起來!」女兒的表達讓媽媽Zeca知道,要令孩子快樂,原來可以單憑一個動作、一句說話和媽媽一念之間。

Zeca不容讓破裂的婚姻傷害女兒,理由非常簡單:「我跟她Daddy的問題,不關女兒事。」在這個信念驅使下,Zeca能夠騰出空間為女兒的成長著想。當年女兒爸爸離家後,她決定留在女兒身邊,仍與老爺、奶奶共住。「老爺、奶奶很愛錫孫女,老爺跟我說:『你要走,我阻不到你,但你有否想過女兒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下長大會有問題?』誰來教她呢?我有責任。Daddy不顧她,又沒有媽媽的話,她會很慘﹗」Zeca自言不是偉大,只想女兒失去的愈少愈好。「老爺、奶奶給我們精神上支持,令我們安心很多。女兒除缺少了Daddy之外,她都有一個家。嫲嫲跟她很好玩,有晚見她們一人束起一條辮,奶奶說:『你個女囉!話新髮型啊!』還說:『望落都幾好睇吖!』我說不如影相?『你個女同我影了!』老爺坐在側邊由得她們玩。哈哈!」

 
 讓孩子去判斷

父母分離時,女兒才3歲。Zeca希望她的心靈能正向發展,故她巧施小計。「當時沒有跟她解釋,只跟她說:『Daddy要去很遠的地方工作,有一段時間不在家。如果你掛念他,可以寫信、畫畫給他,我幫你寄啦!』有時我會扮Daddy回信。她讀幼稚園時,覺得Daddy就算不在家,但也有密切聯絡。她一直沒有拆穿我。她讀小學,我才慢慢跟她說:『Daddy、媽咪之間有問題要分開,但不關你的事,你不要猜想太多。你放心呢!我們仍然愛你。但有些事,你要忍耐。』就這樣過度了﹗」在女兒面前,Zeca不說她爸爸的不是。「我不想我的判斷影響她對Daddy的看法。聽過一些單親家長對孩子說:『最不好就是你Daddy……』我會勸:『你可以宣洩,但不要跟孩子講;他們沒有義務去聽你說這些話。』孩子是白布,潑上甚麼都影響他們。她慢慢長大,我才叫她用自己的角度、感覺去判斷。」

不開心的事,不提了;但快樂的事,Zeca再多都願意為女兒製造。「女兒從小憧憬有『聖誕老人』。我家有棵聖誕樹,我半夜會將禮物放在樹下。第二天她起床看見便會大叫:『媽咪,聖誕老人來了,天父叫了聖誕老人來啊!你昨晚聽到有聲音嗎?』我說:『好似有,真有點聲。』她會記著禮物數量,『上年有4份,今年有5份,我今年乖過上年啊!』有年我很累,我說不放聖誕樹了。她說:『得啦!可能聖誕老人今年很忙啊!』我話:『對啊﹗對啊!』」女兒的聖誕禮物,可說是她平日學習忍耐、節制的獎品。「她自小已經很懂事,帶她去玩具反斗城,別的孩子硬要買這樣、買那樣,但我跟她說:『我們可以欣賞,但未必一定要擁有。』她不會再強求,很感恩上帝給我這個女兒。」雖然當時沒有買,但Zeca總會記得女兒喜愛的東西,留待聖誕節給女兒驚喜。

 
 溫暖廁所文化

Zeca對女兒投放的心思,令女兒感動;在破涕為笑,變「熊貓」一瞬間,女兒感受到的可多呢!女兒對Zeca說:「我知道你不開心,但你不開心,你都同我玩囉!」孩子需要的「愛」,不就是這樣嗎?Zeca感動地說:「這句話令我知道,我給她的,她收到﹗」當然,這亦是從小溝通得來的結果。兩母女有互訴心事的習慣,只是地點不在客廳或睡房,而是廁所。她們稱之為「廁所文化」,Zeca認為值得鼓吹。「我們喜歡在廁所傾偈。我工作忙,夜歸,而她每日都想跟我分享學校的事。於是趁我洗澡時,她就坐在廁所門口跟我談話,廁所這地方令人很放鬆吧﹗到她沖涼時,都會叫我陪她傾偈,『媽咪,馬桶在等妳啊﹗』」

「在傾偈中,我知道她在學校裡遇到不開心事,但她很有智慧,她懂得換角度去看問題。『我不理呢!由得他們。我自己不是這樣想就得了,我控制不到他們啊!』有時我遇到問題,她反過來開導我:『你不要這樣想,對方未必是這樣的。』她提醒我了『係喎!』」Zeca分享了一件深刻的事。「她讀小五時,參加民歌表演,有兩個女同學向她借電話。她正考慮時,有人已搜書包自取。然後嘲諷她:『嘩!你還用這款電話?我不曉得這model。你看我的電話,我Daddy好錫我,三個月就買新機給我,你的電話可以影相、打機嗎?』女兒說:『不能影相,遊戲內置的。』『你還用它?我知你為何不想借給我們了!這樣的電話我都不敢拿出來啦!還給你,我連踫到都不想啊﹗』我聽到,心很痛﹗」但女兒態度從容,回應得體。「她回應:『只是你們不想用這電話,每個人的需要不同,我覺得這電話合用就夠了。你們不用電話就還給我好了,我要打電話給媽媽,她會來接我。』」

 
 24小時的天父

「我聽到她這樣說,我哭了!她很懂事,換了是我,我可能會哭,埋怨媽媽給我這個舊款電話。但女兒堅持不換電話,她說:『我覺得無問題,電話不是用來打機的。』我很感恩,神很錫我,給我這個女兒。神一直在生活中帶著女兒前行、成長,以至她懂得回應同學的嘲弄。其實,真的不易。」除了女兒在教會中成長,Zeca都一樣。她的單親路行了多年,弟兄姊妹一直陪同分擔、分享。「我不是一個人,弟兄姊妹聆聽我心事,已經很好。我有個很強的信念,就算女兒差極,神一定24小時看著她,神不會讓她太壞。我跟她說:『你由細返主日學,神每日都看看你,如你拽,神知道。』」「我也為她的青春期作好心理準備,我常跟她傾新聞,講性,講價值觀。『這個女仔跟男仔發生關係,這個男仔就等如愛她嗎?』『女仔這樣做,又等如愛嗎?』『被朋友引誘,你怎辦』……女兒會說:『媽咪,我識啊!你不用太擔心。天父嘛!24小時呢!』」

懂事乖巧的女兒,會頑皮嗎?「她有拽的時候,平時很自律,但試過『走鬼』。有次她騙我已做完功課。我放工回家見她還在看電視,趁我沖涼時,她才趕工,結果給我發現。我嬲到一手打落茶几上『嘭﹗』手很痛,提自己一下『上慕道班時,導師講過要轉念,她是小孩子而已。』又想到有姊妹分享『不要罵,先冷靜。』我收口,去沖第二次涼,一邊沖一邊想,其實她已經很害怕。我跟她說:『我不是不理你,我現在需要冷靜』。出來後,大家都輕鬆了。我跟她解釋:『這次不話你,你將來會有更多事瞞著媽咪,你會不快樂。我們應該對大家坦白。不過,媽咪都有不對……』」Zeca平日與女兒相處時間不多,但一定每天送女兒上學,短短的路程也能傾心吐意。對媽媽的愛,當時年紀小小的女兒這樣回應:「媽媽,從你身上我學到愛是無私和奉獻,您是我的榜樣。媽媽,我愛您!」 (miu) 


重溫訪問:
初次刊登於200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