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及相片版權屬:「環球天道傳基協會」)
https://goodnewshk.wordpress.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parentbloghk/




2014年11月14日 星期五

家事新聞:人生勝利組 最輸是輸不起


博師奶有話兒:

早年社會熱烈鼓吹爭勝的時期,我讀到鄭丹瑞的專訪,他被問對女兒的期望。他的回答大意是「女兒參加某項比賽,我不期望她贏,我鍾意她輸。」這位爸爸令我印象深刻,「我鍾意她輸」,在當下是多麼新鮮的論調?

讓我想起前天自殺,來港交流的內地女高才生。她家境不俗,成績優異,被形容性格開朗健談,何解因為無法專心讀書而尋死呢?她的筆記有這樣的心聲:「你到底在幹嘛?為甚麼不能專心讀書?因為很少失去甚麼,所以永遠那麼患得患失。

又看見自小被虎媽訓練,年紀輕輕蜚聲國際的小提琴家陳美,為了得到冬季奧運的參賽資格,成績造假的事件;讓一時的佳話變成醜聞。

究竟輸、輸得起,對一個人的人生,有什麼影響和意義呢?值得反思吧﹗


人生勝利組  最輸是輸不起

每個人都想贏,不愛輸,惟由細到大都是人生勝利組,是否福氣?小提琴家陳美被揭出戰冬奧涉及成績造假,美事變醜事。對如今只愛教孩子當主角、懂贏不懂輸的父母,可有啟示?

中泰混血的小提琴家陳美(Vanessa Mae),是反映現代父母如何打造子女進入人生勝利組的好例子。

她自小每步路都有母親精心安排,一路走過來都是「贏家」,年紀輕輕爬上音樂界頂級位置,且更連體育界最高榮譽的冬奧,她也做到了,爭取到代表泰國出戰今年2月俄羅斯索契冬奧的滑雪賽。

知名小提琴家 被指比賽造假

既是著名音樂家,又可成為冬奧選手,她自小愛滑雪,卻因練琴而被迫放棄,雖然冬奧成績包尾,但也是一圓兒時夢想,如此成功的人生,固然成為一時佳話。

不過,國際雪聯日前宣布,陳美取得出戰冬奧資格的預選賽涉及比賽造假,包括有人被竄改成績、部分選手根本沒出賽等,判停賽四年。

眾所周知,陳美不會轉戰運動界,禁止比賽四年對她不算甚麼一回事,最傷是名聲受損,一件美事變醜事。

外界對其作弊行為譁然,年少成名,為何不惜將名譽賭上也要爭取參賽資格?

向來是「贏家」的人,對於一心要得到的、要做到的,是否都有一種輸不得的執着呢?

幾個月前,影后張曼玉走上台唱歌,結果劣評如潮,惹人取笑,但卻有不少輿論讚其勇氣可嘉,因為不是人人接受自己表現或成績落後於別人,尤其是一向是「人生勝利組」的,往往有輸不得心態,因為既沒面對輸的勇氣,也沒有面對輸的能力。

上月台灣作家王文華撰文《沒有人是「人生勝利組」》,便提出,若孩子可以進入名校,自小就在成績分數、活動或比賽上都是優秀,是否就是福份?

他指出,高材生自小有父母師長愛惜,一路順風,考卷上很少失敗,但正正因此,他們不擅長失敗,但人生不可能永遠只有勝利,一旦發現不能當主角,便會被「卡住」。

這是否說出了「人生勝利組」的心聲?平心而論,沒有人不愛勝利,但若孩子自小只被灌輸許勝不許敗,便難以培養出面對輸的EQ

如今父母,對子女緊張到不得了,對子女不停催谷,要求做得更好、最好,考98分還要鬧,非100分不可。




父母愛炫耀 「失敗」成禁忌詞

不少父母也愛炫耀子女多才多藝,又或以贏得比賽或優異成績作為是否乖或好的唯一指標等,孩子的世界變為競技場,「輸」、「失敗」變成禁忌詞,孩子又怎會「輸得起」?

但「輸得起」的心態,比起只知要贏,對孩子長大後有更大保護作用,人生難免有逆境,是否一沉不起或懂得自找出路,就在於此。英國心理學家Marc Smith曾在《衞報》撰文指,應該向學童講述「失敗是前往成功的中途站」,懂得失敗是學習的重要部分。

英國一間著名女校Wimbledon High School2012年便曾在校園內舉辦「失敗周」(Failure Week),舉行工作坊、集會等,讓家長、老師向學生分享失敗經驗,又播放名人談失敗的視像片段。

當學校都在追捧優等生,以失敗作為教學,究竟有多少人會受落呢?

其實,回心一想,人生勝利組確實是令人羨慕,但當事人的感受,要維持一直做贏家,也未必心裏好過,當中也要付出不少代價。

陳美年少名利雙收,但之前也曾接受專訪形容童年不快樂,母親是「虎媽」,她8歲起就被母親要求專注練小提琴,不能輸給人,20歲前更不能獨自踏出家門,只怕她會弄傷雙手,她長大後為此與母親斷絕來往。

人生路上 沒有長勝將軍

太順遂的人生,未必是福氣,誰會保證悠長人生無風無浪,若人生只剩下對贏的執着,沒有面對輸的勇氣及能力,才是真的輸了。


轉載:人生勝利組 最輸是輸不起 經濟日報 13/11/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