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及相片版權屬:「環球天道傳基協會」)
https://goodnewshk.wordpress.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parentbloghk/




2016年1月14日 星期四

父母專訪:讀寫障礙‧媽媽的突破


孩子帶著不同的素質出生,父母別無選擇。如果某天突然發覺兒子學習有障礙,發脾氣時能把8吋床褥跳爛。除了憤怒、難過、無奈……還有甚麼?妙如告訴大家,還要有愛和接納。雖然愛和接納沒有奇蹟地把兒子變回正常,卻令兒子與她有商有量,容讓她進到他的範圍裡與他同行。



媽媽要先接受他

「教他默寫三個英文生字,他都記不住。」妙如發現當時讀小一的兒子出問題。經醫生診斷後,知道兒子患有讀寫障礙、專注力不足及恐懼症。兒子對自己沒有信心,害怕獨處,天黑要找人陪伴。妙如初時難以接受事實,還得反反覆覆接受不同的檢查,她形容自己「好傷」。「接受現實去見醫生已經難,更要我面對很多提問、大量問卷,不斷重複的回答:『是不是因為你的教導,導致他出問題?』先生不插手,家人不了解,老師不接受,只認為是他兒子懶惰、『曳』。」四面八方湧來的壓力,困擾著妙如,但天生的母性讓她很快明白一件事,「我相信媽媽要先接受他。」

兒子愈大,脾氣愈厲害;控制情緒能力也弱。「他腦內收集了許多信息,但是未能表達出來,感到不開心,便會以發脾氣去宣洩感受。有次外婆說了些他不認同的話,他『嘭』門,弄到很嘈吵。後來更撞外婆,把她的手鏈扯出來擲爛了。破壞力最驚人的一次,就是跳爛了一張8吋厚的床褥,他控制不到自己。更試過因考試壓力,在家中大聲吵鬧,把玩具全部倒了出來,令到屋內凌亂不堪。」二、三年級時,說也說不通,只有接受、包容。但兒子長到四年級,終於明白多了。「以前每次回家見到寸步難行的地板,無可能平靜,一定罵。但罵了一會,自己反省,『繼續罵有何益處?罵了三分鐘,就是對他好?』吸一口氣,安靜地收拾。」她突然的沉默,兒子說:「阿媽,對不起﹗」 


面對生命的事

憤怒過後,就是接納。接納他的本相、行為,再者就是開導和教導。「『你可以擲公仔,打枕頭發洩,不要大發脾氣。你早晚都要學會控制情緒。今次控制不住不要緊,下次再努力。』有時我會講『阿媽情緒不好,你給我一些時間冷靜。』他就會行出房。我要他知道阿媽都有情緒,但情緒不好,都不可以帶來殺傷力。」雖然妙如盡力克制自己,但免不了有怒髮衝冠的時候。當兒子和小女兒打架,她就忍受不住出手了。「一個咬到有兩個牙印,一個被弄損。我用衣架打他。他靜下來後,跟我說『阿媽,你都有不對,你沒有了解事件。是她先打我?』我說『我打錯你,對不起﹗但妹妹比你弱,我雖然是你媽媽,都會錯。當我做錯時,多謝你提點。』」兒子接受她道歉,母子更築起溝通橋樑。

「他本來不擅表達,最初他甚麼都不講我知。現在知道阿媽容許他講,他放膽了,彼此信任。有時罵他,他會說:『不喜歡你的態度,你提我,我反而會聽。』」媽媽開放自己,兒子也仿效,主動攬攬錫錫媽媽。對外,妙如也不隱瞞兒子的情況,反而鼓勵兒子告訴同學。「我不避忌。初時他經常早退見醫生,同學問他原因?我鼓勵他告訴別人要去做檢查。」不僅她接納兒子,她也希望兒子接納自己。「我告訴他每個人都會病,只是患不同的病,各有際遇。沒有人會選擇在飢荒地區出生,但既然出生了,就要勇於面對生命的事。」


選擇還需放手

豁達、積極的生活態度,令妙如避免沉溺在埋怨的泥沼中,才真正幫助到兒子。「他恐懼吃藥,我說『醫生說對你有幫助,你不試怎知好不好?總要試試才知道。』他每次吃完藥都嘔,很怕﹗我仍然鼓勵他試,若他不吃,我亦不強逼。聖經說『不可惹兒女的氣』吃一吃,又停一停,反反覆覆。最後,他覺得有幫助了,還自動自覺。我引導他,希望他自己選擇。『這件事是不是幫到你?』是,就要做;不是,可以不做。但是,一定要嘗試。」妙如的示範讓人知道,原來成功的教導,不是一味以父母的權威去威逼利誘;而是給予孩子適當的選擇權,再加堅定的鼓勵和體恤。

放手是需要的,縱然是掛心,也要試一試。「我最初打算辭職照顧他,但醫生說『如果你長期在他身邊幫他,可能對他不好。』我決定繼續工作,讓他自己學習克服難題。他不怕天黑了,可以獨處。」他還會煎蛋、煮麵,有空就出外散步,有時邀請同學回家玩。「有家長告訴我,我兒子能獨自背書包上學,很醒目。又有人說,下雨天時見到我兒子狼狽不堪……我要接受一件事,雨不會危害他生命,他需要磨練,我需要放手。」放手並不代表不擔心,不害怕。「我交回給神,求神保守他。我相信天父不會給他翻不到身的陷阱,跌下能起身,這就幫到他。」兒子的表現也沒有叫她失望,「第一次乘車上學過了站,他說『乘回程車就行了』。有姐姐問他可有零錢?『有八達通呢﹗』」

              
恩典真夠我用

「錯不重要,錯只是一個學習過程,只要知道錯甚麼,下次不再犯,就很值得。」妙如教子有她自己的想法,有時會令旁人為她抹一額汗,但兒子確實不斷長進。本以為妙如有尋求機構協助,但她說「無精力上堂,協會太遠,我自己教。從信仰上看神怎樣教導,愛和接納是最大因素。神以愛接納有罪、有瑕疵的我,我為何不能接納他?」妙如謂一直經歷著神的愛,面對孩子、家庭、經濟、夫婦關係,照顧家人等問題,看似她獨力承擔,但實在有神同行。「每次經歷加深了對神的認識,面對世界,就如聖經所說『除祂以外,別無其他倚靠』。」

妙如相信神愛她,她就懂得愛兒子,連兒子也感恩。「曾經有一次,他令我很開心,他說『我這麼特別,所以天父給我特別的媽媽。』」妙如一直笑容滿面,談起兒子過去幾年的生活點滴,完全沒有半點痛苦神色,內心的平安假裝不來。「信和不信都要面對這件事,但信主就多了傾訴對象,多了恩典,體會到神的真實。靠著神的恩典,看見兒子有很多變化。我得著『我從前風聞有祢,現在親眼看見祢』的喜悅。我受的苦比起耶穌受的,微不足道。面對的事情多,但我信神的恩典夠我用。」 miu





訪問重溫:初次刊登 200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