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及相片版權屬:「環球天道傳基協會」)
https://goodnewshk.wordpress.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parentbloghk/




2014年8月20日 星期三

父母專訪:想家庭好‧別執著小事

  


爸爸媽媽是獨立個體,要共同建構家庭,需花上不少心思、時間來磨合。事業型女性Elise,嫁了個喜歡她當全職媽媽的丈夫。「愛」最大,她順著丈夫意思回家當總管。看著兒子由「哭到整間餐廳都聽見」般的固執,到會說:「媽媽,對不起﹗」成長成熟,Elise甚滿足。縱然與丈夫教子態度不同,仍以大局為重。「『你想家庭好嗎?』我們看大目標的,芝麻綠豆小事,算吧!」


 丈夫兒子凌晨接放工

Elise是位職業女性,原本任職投資銀行,丈夫卻想她「轉工」,歸家當全職媽媽。在她懷著長子時,積極游說她辭職。「我先生覺得孩子要由父母教,認為聖經是這樣說,是他的領受。父母要自己負責任,否則,給工人教,教得幾多?不過,我敷衍他,因為捨不得這份工作。」其實,Elise工作壓力非常沉重,沉重得一度使她失去嗅覺。「開工就打仗,臨放工老闆給工作,帶回家。兒子睡了,又再開工,每天睡一會,很不健康。」但她仍然放不低,直至眼見丈夫和兒子一同受影響。「有晚我在客人公司開會,要幫那停牌公司復牌。老公打電話來說兒子哭得很利害,但我走不開。老公很生氣,問我送他入醫院好不好?我話『好』,我無辦法,如果因我而令那公司未能復牌,我負不起責任。到凌晨十二時,老公抱著睡了的兒子到公司找我;他們在茶水房等我,等到凌晨二、三時。」


「我思索『是否要全家人suffer呢?為了甚麼?』其實這樣我投入不到工作,很難兩邊兼顧;我決定辭職。有同事邀請我去其他公司,條件很吸引,但都忍心拒絕了。」Elise決意回家專心照顧兒子,接著來的是母子間一連串的精彩互動。當中有喜樂,有沮喪;有笑聲,又有眼淚。Elise說:「如果以為做全職媽媽,兒子就會年年考第一,這是不會的。」事實上,兒子考第一亦非她的期望,「成績要保持中上,是我的底線。成績墮後會沒有信心,因為懶而墮後會變成習慣,沒有動力。考第一壓力太大,考前十名左右最快樂。有研究說,真正能幹的人就是這類人。」只要孩子盡努力,Elise不會嘮叨,也給予自由。「考完試不會問他們表現如何?讀小四已不看功課,有老師要求我才看。看完功課,我會講:『這裡做錯,你看要不要改;若不,就留給老師改。』他說由老師改,我就算數了。」大兒子今年已讀中學;小兒子亦已九歲了。




 孩子需要Special Play Time

「哥哥長大了很多,曉得多為人設想,更明白人的互動關係……越來越好。」Elise以滿足的語氣說著。她全職照顧大兒子時,他才一歲多。憶述當時的情景Elise表示「好多火花!」「他性格活躍,聰明又很固執,不理人;加上我自己無經驗,造成很多衝突和傷害。他兩歲已經不睡午覺,你知道午睡時間對媽媽來說是黃金時間,可以做到很多事。『個個都睡,別人怎樣怎樣…』開始比較。後來心想『不睡就算』,放開點。」這個「放」字得來不易,是Elise透過許多閱讀和學習的成果。「閱讀過很多書,在教會請教過來人,上衛生署的3P課程,學習遊戲治療。」不願午睡只是開始,Elise覺得固執才是問題。「每次去某餐廳,一定要坐某個位置。有次有人坐了,理應坐另一枱就好,但他『不可以』,一定要坐到。他大哭,哭到整間餐廳的人都聽見。很頭痛﹗」Elise認為跟這類性格的孩子相處,用權威效果不大,更會破壞關係。


可利用生活場景增加他們接受事物的彈性,「自己照顧,易掌握他的脾氣;適當時便引導。他想吃雲呢拿雪糕,沒有啊﹗怎麼辦?我話『不如不吃啦或者選第二種味道。』他選後者,『對啊!沒有雲呢拿可以吃朱古力,你想到辦法啊﹗』小事都能開導他,要看準時機,捉著teachable moment,全職媽媽有這優勢。」相處時間多,磨擦亦多,要舒緩。Elise極力推薦曾幫助她的「遊戲治療」,「每星期玩一次,我稱為“Special Play Time”,幫到他舒緩負面情緒,令平時的互動更好。那段時間專為他而設,遊戲方法是很尊重他,他做主導;可以指揮阿媽,阿媽又會聽;情緒舒緩出來。」其實,Elise自己都要抒發。「沮喪過『教極都不懂,已經全職揍你!』教到喊『媽媽很不開心!天父將你給我教,媽媽覺得自己做得不好。』他知我在乎。過後,他會說『媽媽,對不起!』」信仰支持著Elise一家,「每晚有祈禱時間,對小朋友是好教導。他們會說『有甚麼問題同天父講』。」


  


想家庭好別執著小事

Elise認為以愛做前設,愛孩子才能進到他們內心,當感到被愛,他們才受教。小兒子性格有別於哥哥,懂得顧人感受,很窩心﹗雖然不「難揍」,但亦要花心思。「他都固執,愛面子,不會在外人面前哭。有次他不願上學,我不准,用了方法帶他回幼稚園。他哭著去到門口,自己用紙巾抹乾所有眼淚才入學校。老師問起,無需再講,他會知媽媽尊重他,沒讓他出醜。」弟弟愛錫哥哥,但哥哥遲遲未懂呵護他;有時會有磨擦。Elise會作調和角色,方法是:各自外出購物時,鼓勵他們買多一份物品給對方。然後她就在雙方面前作一番肯定,增強兄弟感情。「『你真是好弟弟,記得哥哥。哥哥真好,有個愛錫自己的弟弟。』讓他們知道自己的身份,是哥哥/弟弟,而且有好兄弟。」Elise稱這方法是錦囊妙計,用以緩和關係,效果很好。試問那個人不喜歡被關懷呢?夫婦相處更不在話下。


「老公教仔比較開放,我就較為緊張。有時有爭拗,盡量不在兒子面前講,但他們長大懂得看面色,要解釋『爸媽意見不同,但動機都是好的,在調息中。』」丈夫愛冒險,帶兒子行危險的山嶺;Elise反對,無效﹗會大吵大鬧嗎?不﹗「明白他脾氣,有些位置無需再傾,他不會放手。轉移目標啦,跟兒子說『要提提爸爸小心啊!』結婚十幾年了,有些事不必執著;執著牙膏怎樣擠?褲子怎樣摺?無意思。我欣賞他肯做家務,將焦點轉一轉。」有人會問:「就是結婚十幾年,仍不肯改嗎?」Elise反問:「『那你想家庭好嗎?』我們看大目標的,芝麻綠豆小事,算啦!」她會主動叫丈夫出外跟男士好友聚會傾傾講講,「一齊擠在家,不可行。『出去﹗出去!』外向的,當然要他歸家。」Elise注重平衡,閒時愛運動、Shopping,近幾年以她的輔導專業,以Part-time性質幫人。「兼職可舒緩情緒,雖然cases棘手。有人四十多歲,內心千瘡百孔,因童年缺少父母的愛。他大學畢業,任職高層,但內心貧乏。現在補救,難啊﹗」她引以為鑑﹗ (miu)